新闻中心 > 要闻 > 正文

经纪人“过冬” 有人离去、有人坚守

2020年01月15日09:53  来源:新京报

5034

  临近岁关,小区街头巷尾的中介门前,总有经纪人,在零下的气温下,搓着冻红的手、焦灼地等待看房人……与2018年相比,2019年,经纪人中的大部分人,太难了。

  自2017年“3·17调控”后,改善需求受到抑制,2019年公积金贷款政策收紧,刚需释放受阻,同时面临限竞房的分流。北京二手房形势越来越严峻。

  也是在这一年,有经纪人黯然离场,有人转岗不再为业绩煎熬,也有人虽然业绩减半,仍坚守,给这个冬天带来一丝温暖。

  故事一:

  业绩不到往年1/3,告别6年的经纪人身份

  2019年10月中旬的一天,小齐(化名)回头望了一眼工作多年的这家中介门店,转身走进了地铁站。就此,他告别了自己的经纪人身份。

  来自东北的小齐,在这家知名中介的亦庄门店已经工作了6年多,从最初入行时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到现在已经成为了独当一面的资深经纪人。

  “工作这么长时间,2019年是比较特殊的一年。”小齐说,这一轮的市场低迷期特别长,而且整个大经济环境也不太好,整个2019年直到他离开前市场都一直没有起色。

  作为一个在行业深耕多年的经纪人,小齐有了不少老客户,他特别提到了一位阿姨,因为看重小齐的实诚和专业,阿姨经常和小齐有联系和互动,这几年,她的儿女、亲戚,不管是卖房买房还是租房,都找小齐。

  整个2019年,老客户转介绍成为小齐最主要的成交渠道,但他的业绩还是下降得很厉害,在离开前,他平均一两个月才能签一单,业绩一共只做了二三十万元,不到往年的1/3。他的情况在门店里还算是不错的,有不少伙伴好几个月都开不了一单,陆续有人离开。

  与此同时,整个区域的业绩也直线下滑,此前市场好时每月能做到600多万元,但到小齐离职前,差不多每月都只有300多万元。

  谈到未来的打算时,小齐说,做销售的压力还是太大,虽然这几年积累了一些收入,但确实已经进入疲劳期了。在离开了原公司后,小齐选择入职了一家位于丰台的小型中介,他不再做经纪人,而是从事助理岗位,每天负责整理房源和报表、组织会议等。

  “虽然收入不高,但比较稳定,而且还是在我熟悉的行业工作。”小齐对自己现在的工作表示满意。但他心里还是会有些割舍不断的情愫,“前几天我跟原来亦庄的同事联系了,他们说12月份成交情况比之前好。”他眯着眼,似乎又回想起之前和伙伴们一起奋斗的岁月。

  故事二:

  行业持续低迷,义无返顾转行

  2019年,很多经纪人感叹钱越来越难赚了。机构统计数据也显示2019年二手房市场的趋冷态势。据我爱我家、北京中原统计显示,2019年北京二手住宅共成交14.5万套,相比2018年的15万套下降5.5%。

  为了应对持续低迷的二手房市场,小方(化名)所在的经纪公司也不得做出调整,一方面,支持门店举办更多的主题活动,增加与房客源的接触机会;另一方面,加大了新房业务和租赁业务的力度,尽量帮助经纪人“过冬”。特别是对新人来说,成交新房或租赁单,可以让其能够有一些收入。

  “虽然说买卖不好做,就尽量多做租赁,但是后来门店的租赁客户也没有以前多了。”小方说,只有邻近地铁的楼盘,租赁需求量还是挺大的。

  即便公司内部调整也难掩市场颓势,起效甚微。到了年底,小方决定转行。提到转行的原因,小方说,看不到行业的转机仅是一方面的原因;另外,他想找一个自己更喜欢的工作。2019年12月,小方离开了工作近4年的这家中介。他走得义无返顾。

  故事三:

  业绩减半,仍选择坚守

  如果说小齐和小方的故事是个悲情片的话,那么小杜(化名)的故事则是励志片。

  小杜在现在的这家中介公司已4年有余。用他的话说,2017年是市场的高点,2018年和2019年市场相差不多。

  与以往相比,现在几乎没有投资客,主要购房者是置换人群。在市场高点时,换房者都是先买后卖,生怕房价上涨。但是现在则是先卖后买,因为怕卖不掉。只有卖了小房子,才能安心买大房子。

  小杜说他以前的年收入是三四十万元,现在则是18万元至20万元,几乎减半。即便如此,小杜仍坚定地看好二手房市场,他认为今年市场会平稳,不会出现大的波动。

  他的观念是只要坚持积累,用心服务,不好的市场也可以赚钱。他举例说,他的一位同事以服务3000万元的高端客为主,这些人群在2016年时看到房价上涨,大多选择观望,如今开始纷纷出手。因此这个同事的收入不降反升。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小杜促成的这样一笔交易,最让他感到欣慰和自豪。

  当时一个在国外居住的业主,把一套四居室的房子,以1300万元的价格挂出去,半年多也没有成交,曾一度灰心下架了半个月。直到遇到小杜推荐的这位买家,经过3次视频谈判后成交。

  “因为买家非常有诚意,买这个四居的低密板楼,主要是为了方便和老人一起居住。双方开始没有谈好,但最后买家还是打动了业主,价格才得以降到买家的心理价位,以1160万元的价格成交。”小杜说,看到业主的房子变现,看到购房者找到归属,对他而言是一种快乐。当然在谈判过程中也很艰辛。

  小杜认为,今后,该买房的人还是要买房。现在置换者也是刚需,比如有的家庭以前住在房山,现在要搬到海淀,就需要换房;还有的家庭因为人口增加,不得不卖掉小房子,换个大房子。无论市场如何,这些交易都会存在。而小杜要做的就是更加努力。今年年底,小杜就有购房资格了,他的目标是在年底也买套房。

  新京报记者 袁秀丽 杨娟娟

  原标题:冷暖2019|经纪人“过冬” 有人离去、有人坚守

文章关键词:经纪人 房产中介 二手房 买房 责编:王丽萍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经纪人进社区 人数次数设限制

    疫情防控下的正常租房需求该如何保障?昨天,市住建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期间住房租赁服务管理的通知》,明确原则上每家租赁机构每个小区只能择优推选一名经纪人员进入社区提供服务,未经社区允许不得擅自带客户进入社区。

  • “985”毕业生为何要去卖房?

    985毕业生为什么要去当房产经纪人?记者调查了解到,实际上毕业于重点院校的房产经纪人已不在少数。在中介行业从混乱逐渐走向有序的过程中,招募名牌大学毕业生已成为各家公司提升品牌形象的重要尝试。

  • 工作不满6年行业“太年轻” 房地产经纪人成了“

    晚上11点多,张乐疲惫地往自己的出租屋走。从傍晚开始,他带着客户看了6套房子,身上的白衬衣早就湿透了。可惜,客户一套房子也没看上。

  • 业务下滑 二手经纪人转战售楼处

    严厉调控之下,二手房市场上买家持观望态度,并不急于出手,卖家不急着用钱的也都坚持价格不松口。买卖双方博弈之时,受伤最深的却是靠成交量吃饭的房产中介们。

  • 转让民宿,成豪宅经纪人新业务

    从2015年爆发式增长,到如今光环渐退并进入洗牌期,杭州的民宿市场正在上演“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慢新闻

中国驻法国使馆委托采购口罩?官方辟谣:别上当 中国驻法国使馆委托采购口罩?官方辟谣:别上当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